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信仰家园 >> 穆斯林家园 >> 内容

判穆尔西死刑革命的终结还是开始

时间:5/21/2015 6:31:50 PM 点击:

  核心提示: 埃及人对沙特是有羡慕与嫉妒交织的积怨的。两年前,示威者曾抗议穆尔西政府执政一年后还要依靠外援、寄人篱下。这种对经济独立的追求在如今埃及缺钱的背景下被暂时搁置,但民众心里的怨气迟早还是要发泄出来。 5月16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被判处死刑,罪名为越狱、谋杀,两个小时后,埃及西奈半岛3名法官遭枪击身亡...

埃及人对沙特是有羡慕与嫉妒交织的积怨的。两年前,示威者曾抗议穆尔西政府执政一年后还要依靠外援、寄人篱下。这种对经济独立的追求在如今埃及缺钱的背景下被暂时搁置,但民众心里的怨气迟早还是要发泄出来。

5月16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被判处死刑,罪名为越狱、谋杀,两个小时后,埃及西奈半岛3名法官遭枪击身亡,当局怀疑案犯借枪击案抗议穆尔西被判处死刑。

穆尔西事件已经开始发酵,但对于埃及和国际社会来说,铡刀落下并没有激起多大波澜。埃及司法系统向来以算政治账、糊涂账著称,各级法院的公信力和法律权威在一次次任性判决和事后反悔中消失殆尽。2014年,地方法院接二连三地判处穆兄会支持者死刑,一次就是四五百人。之后在负责解释伊斯兰教法的穆夫提干涉下,多数人免于死刑,改判为终身监禁。再后来,上诉法院又裁定判决结果无效,提出重新审理。原本想借大规模死刑事件搞个大新闻的国内外记者逐渐对反复无常的审判程序失去兴趣,对司法乱象司空见惯的民众更是懒怠跟进事态的最新进展。

同样的现象还发生在对穆巴拉克的审判上。穆巴拉克自2012年6月被判处终身监禁后经历重审,但遭遇种种拖延,直到2013年夏天军方通过政变重掌政权后才再次步入正轨。早在2011年3月,穆巴拉克就被指控在年初的“1·25”革命期间下令对示威者开枪。2014年12月,法院最终判定这项罪名不成立;前内政部长和他的助手也被免除指控;而早在这次判决前,法院就已不再追究那些杀害示威者的警察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禁要问:四年前超过800名示威者究竟是如何葬身解放广场的?此事只能不了了之!再比如,对于穆巴拉克家族的腐败案,法院最终认定,前总统没有以低价向以色列出售天然气进而非法牟利;穆巴拉克虽在2000年接受了他人赠与的别墅,但案发已经超过十年,依照规定不再追究。

既然此前民众反对穆巴拉克的种种理由都查无实据,那穆尔西等人在“1·25”革命期间越穆巴拉克政府的狱自然是罪大恶极了。事实上,自从2013年6月军队迫使穆尔西下台后,埃及政府和媒体就开始向民众灌输一种全新的“革命史观”,即推翻穆巴拉克是美国联合穆兄会试图搞垮埃及的阴谋,而民众在穆尔西执政一年之际组织大规模抗议、拥护塞西上台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埃及革命。

针对穆巴拉克和穆尔西的无罪和死刑判决或许可为四年前爆发的革命作个了断,但埃及各势力之间的争斗和恩怨却远不会随着法院的一纸文书而宣告终止。垄断与开放、恐袭与反恐、世俗和宗教、爱国与叛国、独立与依附的矛盾仍将长期困扰埃及政府,撕扯原本就很脆弱的社会生态。

垄断与开放:穆尔西下台后至今,埃及武装部队在短期内迅速强化了对中央和地方行政机构、司法系统和媒体的控制。如今的27省省长中,17个由军队将领担任,其余或由警官统领,或采取文官与军官共管。与此同时,由于议会选举被再三推迟,政府行政完全不受立法机构制衡。一些法官转而负责法律起草,经内阁总理和总统批准签发后,新制定的150多部法律就这样即刻生效。新的《议会选举法》把近80%的席位分配给独立候选人,穆巴拉克所领导的民族民主党虽早已被解散,其党员却可凭借无党派人士身份当选为议员。

在经济上,军队继续挤占私有空间,曾经依附于穆巴拉克的企业和财团在军方压力下纷纷慷慨解囊,向新政权效忠。尽管埃及政府极力表现出放开行政限制、改善投资环境的姿态,一系列大工程要么最终花落军方之手,要么跳过公开招标程序,直接承包给力挺军队的海湾国家大型企业。对本国和外国投资者而言,在埃及做生意首先要和武装部队靠拢,然后才有利可图。年轻人原先渴望通过招商引资增加个人发展的机遇,如今却越来越看不到出路。他们指责“老人”和既得利益者在各个环节阻挠进步和创新。

恐袭与反恐:2013年6月政变后,埃及军方以极不对称的人力、物力成本发动反恐战争,却至今未能取得实质进展,针对军队和警察的袭击每周发生。除西奈半岛外,甚至在开罗也成了家常便饭。每次事发后,军方发言人都要声明一番,告知民众恐怖分子如何被击毙、反恐攻势取得了怎样的成效。而令人不知所措的是,每次部队表功后,袭击又以更暴烈的方式接踵而至。如今,极端组织已兑现了当年作出的以牙还牙的承诺——他们杀害了比2013年清场时死亡人数更多的军警——却显然没有收手之意。民众对这些危害社会安定的因素或痛恨、或同情、或无动于衷。政府维稳不力已成为社会各界共识。

世俗与宗教:塞西政府不遗余力地向国际社会宣示,军方重掌政权标志着世俗主义对保守伊斯兰势力的胜利,并以此证明这次变革是符合西方利益的。然而纵观政变后政府和媒体的宣传,其中的宗教色彩与穆尔西执政时相比有过之无不及。军队扳倒穆兄会后,同样需借助大量宗教宣传增进自身的合法性——比如向民众灌输军方支持的伊斯兰教义是对宗教的正确解读,反对派所宣扬的是异端邪说;塞西及其家人是非常虔诚的穆斯林;他领导军队发动政变得到了真主的启示和许可……

随着民众生活水平的下滑,政治、经济困境的无解和埃及国际影响力的衰退,整个社会的保守化走势非常明显。这种约束是人们由内而外自发形成的,而非某个宗教团体强力管制的结果。塞西和武装部队在这一潮流的影响下又何尝不是身不由己!可以预见的是,在现有的高压政治氛围下,表面趋于稳定的埃及社会仍将持续不断地向整个伊斯兰世界输出各式各样的保守和极端思想。

爱国与叛国:针对穆尔西和穆兄会的指控除了越狱、杀害示威者外,另外一项重要罪名就是串通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革命卫队,从事出卖国家的间谍活动。2013年政变前后,埃及武装部队通过激化民众的爱国情绪为夺权造势,将伊斯兰政党描绘成敌对势力安插在埃及的“钉子”,而军队则始终是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过渡时期结束后,塞西领导的埃及政府转而通过上马大型基础设施和城建项目晒政绩、表决心,并以向社会各界募捐和借款的方式唤起民众的爱国心和凝聚力。塞西就职总统后力推苏伊士运河拓宽工程,该项目向民众筹集建设经费,呼吁埃及人购买债券,以尽个人对国家的义务。2014年9月我在开罗小住时,身边的朋友无论是塞西的支持者还是反对派,都认为运河项目有利可图,于是纷纷凑钱购买爱国债券。

作者:小清新 录入:小清新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小世界华人新闻|小世界新闻社区(bbs.worldsma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1774208575 站长QQ:1774208575@qq.com 000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