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球要闻 >> 国际新闻 >> 内容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时间:9/25/2020 7:29:58 AM 点击:

  核心提示: 撰稿 | 记者 卞英豪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对于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而言,这句中国俗语恰如其分地描绘了“金钱”对这个全球最具权势的宝座的作用。华尔街,这个全球最懂得“审时度势”的群...

稿 | 记者 卞英豪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对于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而言,这句中国俗语恰如其分地描绘了“金钱”对这个全球最具权势的宝座的作用。华尔街,这个全球最懂得“审时度势”的群体,正在用一双无形之手左右着选举走势。

特朗普和拜登,华尔街会做出怎样选择?对中国经济而言,这场举世瞩目的选举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红股VS蓝股,“华尔街定律”暗示选举结果?

如果说经济是衡量领袖治理能力的重要指标,那么对美国的“大统领”而言,美股则是一个无可比拟的风向标。

虽然美股的走势不能完全体现美国经济的形势,但美股却无数次准确预示了大选最后的走势。

在美国,有一条不成文的“股市大选周期理论”——在大选前的3个月,即7月31日-10月31日期间,如果标普500指数上涨,则现任执政党将会获胜;反之,现任总统将会失去连任的机会。

自1984年以来,这一定律的预测正确率是惊人的100%。即便追溯到1928年,当时的美股指数刚刚开始对外公布,在这期间的23次总统选举中,这一定律仅仅只“失灵”过3次,准确率依旧高达87%。

标普500指数今年7月31日收盘时报收于3271.2点。截至发稿时,标普500已经历了一轮崩盘,报收于3234.47点。那么根据这一定律, 如果美国总统选举在此刻进行,拜登将最终赢得选举。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8月底,标普500预计市盈率已经高达26.9倍,创下了美股历史新高。这个数字甚至高于互联网泡沫时期的26.3倍。那一年,在泡沫戳破后,标普500指数曾经历了长达数月的大幅下挫。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9月初,标普500指数暴跌如期而至。而在标普500上市的著名美国企业特斯拉,在这一轮行情中大跌超过34%。但有趣的是,标普指数始终没有把特斯拉纳入到成分股中。

而特斯拉还有另一重身份——这是一只久负盛名的“蓝股”。就在一年前,特斯拉CEO马斯克曾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公开支持当时的民主党候选人杨安泽。而特斯拉所在的可再生能源领域恰恰是民主党政策的“座上宾”。

此外,诸如美股上市公司磐石建设、第一太阳能、博通等都是当前热门的“拜登概念股”。而以石油和化石燃料生产商、大型国防承包商和银行股为主的“红股”,包括洛克西-马丁、美国银行等个股则是的“特朗普概念股”。

而根据CNN Business数据显示,自7月起至今,“拜登概念股”上涨约10%,“特朗普概念股”则下跌了9%。

无论是充满“玄学”色彩的股票定律,还是真金白银的股票交易, 华尔街似乎在无形中表达了一些想法。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特朗普or拜登?华尔街人士:我选鲍威尔

“华尔街的本质是一群商人,他们并不在乎谁是总统,但他们永远会在乎利益。 如果一头猪能让他们持续获利,相信我,他们会选‘猪’当总统的。”在华尔街担任对冲基金经理的美籍华裔张力(音)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话糙理不糙。成立至今,如同大部分华尔街机构一样,张力所在的对冲基金从没有表达过明显的政治倾向。一个月前,他们选择向拜登的竞选基金捐助了10万美元。“但在四年前,老板捐赠的总统候选人是特朗普。”

这一变化似乎也是大部分金融机构的选择。据《华尔街日报》9月21日消息,截至8月底,拜登的竞选团队共持有4.66亿美元资金,而特朗普的连任团队则拥有3.25亿美元可用资金。拜登团队的现金流首次超过了“亿万富翁”特朗普。

这其中,来自华尔街的资助功不可没。据追踪政治资金的研究机构“响应政治中心”称,金融领域捐赠者给民主党的捐款10年来首次超过了共和党。据统计,华尔街金融圈今年已累计向两党捐赠了近8亿美元,而民主党获得了超过60%的捐款。(注:此类捐款不只是针对总统候选人)

“在华尔街,人们爱把共和党戏称做‘减税党’,把民主党叫做‘加税党’。”过去的10年,大部分华尔街人士是共和党的幕后支持者。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三大股指一度气势如虹,接连创下历史新高。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支持“减税”的共和党、支持“懂王”特朗普,似乎是华尔街的最佳选择。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但事实并非如此。今年8月底,《纽约时报》曾发表了一篇主题为“特朗普喂饱了华尔街,但金主却对拜登敞开了钱包”的报道。报道中援引了多位对冲基金高管以及机构管理者的观点,《纽约时报》称, “部分金融业高管认为特朗普早就该被解职了”。

这其中就包括张力本人。“从专业角度来说,特朗普的经历,也注定了他确实比拜登更了解商业。这点确实无可指摘。”张力告诉记者,“但对华尔街来说,似乎并不需要一个懂业务的总统。”

张力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我们不喜欢一个无常的、没有原则的人,更不喜欢一系列不连贯的、毫无预兆的政策。对金融来说,最大的风险点正是‘不确定性’,而这恰恰是特朗普最大的特点。”

不过,在张力看来,拜登和特朗普的这道选择题中,其实并不存在“最优解”。“拜登在经济方向的竞选纲领并没新意可言。”张力表示,“只能说,比起动不动要加关税搞制裁的特朗普,没新意的拜登至少能让华尔街稍微正常点。”

东方智库特约作者、资深国际议题媒体人余浅告诉记者,对拜登而言,既不得罪民主党的基本盘,同时对华尔街的资金支持敞开大门,正是他在经济领域的竞选策略。

余浅表示,虽然,拜登在竞选纲领中提出了征收“富人税”这一经济议程,但这些政策相比特朗普时期,仅仅只是进行了小幅修改,远远没有触及华尔街最核心的利益。因此, 对华尔街而言,拜登的竞选政策是易于接受的。

“如果我能选择,或许我会填鲍威尔(现任美联储主席),甚至是巴菲特?但很可惜,我只能在特朗普和拜登里做选择。”张力调侃道。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美国经济,全球最大矛盾体

历史数据表明,避免经济衰退同样也是美国总统连任的的关键指标。过去的100年中,所有获得连任的总统都成功避免了经济衰退。

然而,对特朗普来说,他与连任之间隔着一座名叫“美国历史最大经济衰退”的大山。根据美国公布的第二季度经济数据显示,美国GDP大幅下降31.7%(注:该数值为8月底的修正值)。 这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衰退”。

避免经济衰退,对这两位候选人而言,显然不是一道“送分题”。相反,如果政策处置不善,这很可能会是一道“送命题”。当前,无论特朗普和拜登谁最终当选,又或是采取怎样的经济政策,他们都将面对当今世界最大的矛盾体——美国经济。

今年4月,受疫情重创的美国选择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救市”。然而,从目前的数据来看, 美国政府“救”下的是股市,却并不是市民。

此前,美股三大股指悉数收复了疫情带来的跌幅。纳斯达克指数和标普500指数更是接连创造了历史新高。截至发稿时,纳指在6个月的时间内飙升了70%,标普500指数的涨幅也超过了50%。

4个月的时间,以股市为代表的美国金融市场快速复苏,但底层民众的日常生活却在极速坠落。据《纽约时报》援引美国人口普查局的调查称,美国已有近11%的人自称家中没有足够食物,超过四分之一的人无法按时缴纳租金或抵押贷款付款,40%的成年人推迟了就医时间。

就在美国GDP大幅下降31.7%的第二季度,美国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同比激增43%,首次申请失业金人数连续突破100万人。但在同一时期,纳斯达克还上涨了10%。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如果说市场和民生脱钩,展现出的是“国进民退”的矛盾。美国同时还陷入了经济和疫情“同进退”的怪圈。

截至发稿时,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高达710万例,死亡人数更是超过20万例。

然而,在疫情不断攀升的同时,特朗普政府还自信地表示,美国经济复苏也是全球最强。包括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内都坚称美国经济将经历V型复苏。

不过,这一说法在本周被美联储的官员们频频“打脸”。当地时间9月23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如果政府不加大财政支持,经济的复苏很可能会在未来放缓。

然而,鲍威尔口中的“政府财政支持”,迟迟没有出现。目前,被视作“救命索”的失业金救济金方案已失效近2个月,然而,特朗普和拜登所在的两党就该方案争吵不断,却始终没有达成一致。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提出,当前美国政府松懈的财政支持,正在阻碍经济复苏。埃文斯预计,即使在最乐观的情况下,美国也需要到2021年底,才能将失业率降低到5.5%。而此前白宫方面的预计是将在今年年底,将失业率降低到这一水准。

为了避免衰退,谋求连任,特朗普更多依靠的似乎是他的嘴。今年8月,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正在经历“史上最佳经济”,“美国经济表现远胜于欧洲,每个人都该知道,美国表现得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市场都要好。”此后,特朗普还明确表示,“如果我不能连任,经济反弹将会停止。”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上任1267天共发表虚假或误导性言论20055次。其中,疫情以来,他共重复了“史上最佳经济”的说法100多次。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绕不开的中国议题,命运多舛的中概股

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两国经济总量超过世界三分之一,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50%。双边贸易额较建交之初增长了250多倍,达世界五分之一,双向投资从几乎为零攀升到近2400亿美元,每年人员往来达500万人次。中美无疑是对全球经济影响最大的双边关系。

因此,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在经济领域,都无法回避与中国的贸易问题。

然而,虽然两者在具体施政的方式上存在差异,他们在对待中美贸易问题的大方向却是相似的——向中国施压。

对特朗普而言,“关税”是其对待中美贸易的重要“武器”。拜登则在其竞选纲领中明确表达了不考虑征收单边关税。但在提到中美贸易时,拜登也明确提出,与中国打交道的最好方式是——“团结盟友,共同施压”。

由此不难看出,无论华尔街亦或是美国民众更倾向于哪位候选人,中美贸易等经济问题都将会是未来的政策重点。同样的,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中美经济想要在未来四年保持相向而行,依旧任重而道远。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作为美国总统选举的参考指标,同时也是被两位候选人“集火”的“靶子”,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正是这场总统选举对中美经济影响的一大缩影。如今,中概股正承受着来自中美地缘政治之间,甚至是两位总统候选人之间的“夹板气”。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共247只,累计市值占全部美股的比例大约在5%左右。其中,互联网、科技类的企业在占据主导地位。

老虎证券指出,中国公司在美上市存在两大劣势,其一是公司易被低估,美国投资者对部分中国的公司情况十分陌生,鲜有资本的关注。其二,低市值的公司若没有重大事件影响,成交量十分平淡,甚至有全天无交易的情况。这也将导致其股价的大幅波动,对公司的经营存在影响。

今年4月以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曾多次发布"中概股预警",提示投资者"不要将资金投入中概股"。5月,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外国企业问责法》。分析称,该法案的部分条款指向的正是中概股。

而在两位美国总统候选人的竞争中,中概股成了两者共同的“打击对象”。现任总统特朗普已多次通过行政令等手段对中概股进行限制。而拜登也在竞选纲领中明确指出,将在知识产权、信息保护等问题上对在美的中国企业进行约束。

随着国内经济形势更加开放,政策趋于完善,今年越来越多的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选择“回归”。另一方面,在两党的共同压力下,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相比以往将更加阻碍重重。可以想见,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 未来,优质的中国企业或许都未必会把美国作为上市的首选。

美国大选的经济牌:狡黠的“华尔街之狼”,绕不开的中国议题

“赌博和投资之间的那条线是人为的。”美国电影《大空头》的这句经典台词,描绘的是华尔街的贪婪,讲述的却是一个纯粹的逻辑——人们总是愿意选择赔率对自己有利的“赌博”。

因此,选特朗普还是拜登,这道看似非此即彼的选择题,无论是精明的华尔街还是仍在为面包奋斗的基层人士, 其选择本质就是一场对未来的“投资”。

只是,身处波诡云谲的国际局势,面对充满矛盾的经济体,以及两位潜在执政者充满不确定性的经济方针,这一次赌上未来的投资,似乎又是一场谁都“输不起”的“投机”。

当渴望利益的华尔街与谋求地位的政客,共同开启了一场政治游戏。普通百姓要面对的却是那看不到“终点”的疫情、迟迟难以确定的失业金、大幅减少的工作岗位、无休无止的破产潮。

无论两位候选人打出什么样的经济牌, 那些无法享受到美股红利和“量化宽松”的人们,或许很难找到真正对自己有利的“赔率”。

来源: 东方网·纵相新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小世界华人新闻|小世界新闻社区(bbs.worldsma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1774208575 站长QQ:1774208575@qq.com 000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