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球要闻 >> 国际新闻 >> 内容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大纪元参与炒作由虚假曝料者捏造的拜登丑闻

时间:11/22/2020 8:21:20 PM 点击:

  核心提示: 围绕美国大选的各种爆料真的是眼花缭乱..... 美国总统大选11月3日投票日即将临近,在特朗普和拜登展开大选前最后一次辩论之时,一份涉及拜登之子、旨在削弱拜登竞选竞争力的文件先是通过边缘网络媒体,而后经由“法轮功”邪教组织所属媒体、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等反华组织和人士传播开来。20...

围绕美国大选的各种爆料真的是眼花缭乱.....


美国总统大选11月3日投票日即将临近特朗普和拜登展开大选前最后一次辩论之时,一份涉及拜登之子、旨在削弱拜登竞选竞争力的文件先是通过边缘网络媒体,而后经由“法轮功”邪教组织所属媒体、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等反华组织和人士传播开来2020年10月29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站(Nbcnews.com)发布本·柯林斯(Ben Collins)和布兰迪·扎德罗兹尼(Brandy Zadrozny)联合署名的调查文章《一个假角色如何为事关亨特·拜登的阴谋论泛滥埋下伏笔》


(How a fake persona laid the groundwork for a Hunter Biden conspiracy deluge。调查文章称,经研究人员调查和公开文件证实,这份被特朗普盟友疯传的)64页文件,是一家假“情报公司”的“杰作”。文章同时指出,2019年12月,脸网摧毁了与《大纪元时报》相联系的虚假账户网络组,删除了600多个与这次行动有关的账户。中国反邪教网特别指出,所谓“拜登丑闻”的作者系捏造,方式同脸网封杀的《大纪元时报》相关虚假账户一样,同为人工智能生成的人脸,加上网络四处剽窃来的信息组合而成。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大纪元参与炒作由虚假曝料者捏造的拜登丑闻

2016年4月,亨特·拜登在华盛顿举行的世界粮食计划署美国年度颁奖典礼上发表讲话。原文配图


据称亨特·拜登(美国候选人乔·拜登之子)的笔记本电脑文件被泄露的一个月前,一份事关他的假“情报”文件在右翼互联网上疯传,这是一场以前副总统拜登的儿子在中国的商业往来为由而精心策划的阴谋论。


据研究人员调查和公开文件显示,这份后来被美国总统特朗普盟友疯传的64页文件,似乎出自一家名为“台风调查”(Typhoon Investigations)的假“情报公司”之手。


据虚假情报研究人员分析,文件作者自称名叫马丁·阿斯彭(Martin Aspen),是瑞士安全分析师,但这是一个捏造的身份。该研究人员的结论认为,阿斯彭的个人资料图片系通过人工智能人脸生成器创建而成。根据公共记录和社交媒体搜索显示,阿斯彭所称的他的前雇主情报公司也表示,该公司从没有相同姓名雇员,瑞士国内也没有这样一个名叫马丁·阿斯彭的人。


发布该文件的原贴作者之一,是一位名叫克里斯托弗·巴尔丁

(Christopher Balding)的博主和教授,承认曾参与撰写过部分内容,在被问及此事时表示,并不存在阿斯彭这样一个人。


尽管这份文件的作者身份和匿名消息来源可疑,但其所声称的亨特·拜登与中国有可疑联系一说,却被反对中国政府者及极右翼势力用来毫无根据地指责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对中国政府情有独钟。


这份文件及其传播,正从边缘互联网站流向更为主流的保守派新闻媒体,成为抹黑亨特·拜登进而削弱乔·拜登总统竞选活动的一部分。


10月14日,《纽约邮报》(美国一家小报)刊登了一份未经证实的文件泄密事件,文件中有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和一位特拉华州苹果维修店老板等人所声称的、来自亨特·拜登电脑硬盘的色情照片。特朗普的盟友,包括朱利安尼和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均表示,会有更多重磅内容流出,但目前尚未出现。


然而,这份伪造情报文件数月前已有出现苗头,事关亨特·拜登的阴谋论堆积如山,并一直疯传,为帮助右翼媒体制造(拜登)失败的“惊奇十月”打下了基础。


台风调查公司”的背景

“台风调查公司”的这份文件,9月在一家简介中自称“专门收集每天新闻要情”的匿名博客网站“情报季刊”(Intelligence Quarterly)首发。网站域名登记记录显示,该博客网站注册人是自称为政治经济顾问的阿尔伯特·马尔科(Albert Marko),他还在自己的推特个人简历中列出了该博客。当被问及文件的出处时,马尔科表示,他是从巴尔丁那儿拿到的。


巴尔丁曾任越南富布赖特大学副教授(富布赖特大学已声明巴尔丁不再是该校员工),研究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他10月22日在博客上发布了这份文件,当时距文件最初出现已有7周。


“我真的不想这么做,但大约2个月前,我收到了一份关于拜登在中国活动的报告。媒体拒绝报道此事。我想强调的是,我没有撰写这份报告,但我知道是谁写的。”


巴尔丁后来向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表示,他参与撰写了部分内容。


“我撰写了报告的一小部分,并参与了报告的准备和审查。作为一名研究人员,对外国虚假情报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报告的最高标准是,它记录的活动,必须出自有公认和公开的来源,必须在记录、引用、保留信息上下足功夫,只有这样才能把公认的事实存放于公共领域。”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大纪元参与炒作由虚假曝料者捏造的拜登丑闻

一份关于亨特·拜登的病毒式卷宗是由“马丁·阿斯彭”撰写的,这是一个假身份,其个人资料照片由人工智能生成。原文配图


巴尔丁称,阿斯彭是“一个完全虚构的个人,是为了发布这份报告而创建的”。巴尔丁没有透露该文件的主笔,他的理由是“出于个人和职业风险考虑,报告的主要作者要求匿名”。


巴尔丁表示,这份文件由一家经常批评中国政府的香港报纸《苹果日报》委托完成。《苹果日报》一位发言人证实,他们曾与巴尔丁合作过这份文件。


除了把这份文件发布到自己的博客上,巴尔丁还在极右翼媒体上大肆宣传,包括出现在班农的播客和反华亲特朗普媒体《大纪元时报》制作的播客上。


巴尔丁是美国人,经常批评中国政府,曾在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经济学至2018年。今年,他靠披露中国深圳振华数据技术公司(Shenzhen Zhenhua Data Technology)全球批量数据收集业务的消息夺人眼球。


利用社交媒体分析工具BuzzSumo搜索发现,“情报季刊”“左轮手枪新闻”(Revolver News)和巴尔丁在他们的博客平台发布了文件劲爆部分,后在脸谱、推特和Reddit社交网站上共收到7万次互动,其中包括点赞、评论和分享。


巴尔丁的博客是保守派和阴谋论团体效应传播的主要推手。BuzzSumo显示,这份报告本身在脸谱和推特上被分享了大约5000次,有超过80个网站对博客做了反向链接,脸谱和推特总计分享了25000多次,以《零对冲》(Zero Hedge)和《世界网日报》(World Net Daily)这样的超级党派和阴谋网站为主。


在承诺要大揭秘一天之后,这份文件也被Q阴谋论运动的匿名账户“Q”发布在极端主义论坛8kun上。

在推特上,这个文件受到QAnon社区以及油管网上反华名人王定刚转发,他为亿万富翁郭文贵(Guo Wenggui)工作,后者因受贿和其他罪行逃离中国。拥有230万推特粉丝的前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也发布了这份文件。

顿生质疑”

该文件引起了虚假情报研究人员的注意,部分原因是文件作者的形象。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员伊莉丝·托马斯(Elise Thomas)在网上搜索“台风调查公司”提及的阿斯彭(Aspen)时,一眼就查觉出假照片的蛛丝马迹。托马斯在搜索阿斯彭时,找到了一个名为@typhoninvesti1的推特账户,该账户在8月15日发布了一个链接,指向“台风调查”的WordPress博客页面。

阿斯彭的个人资料图片立即被显示出为计算机生成的图像,可由计算机甚至一些网站创建。比如说,阿斯彭的耳朵是不对称的,但是他的左眼也显示出他并不真实存在。阿斯彭的左虹膜突出,似乎形成了第二个瞳孔,这在计算机生成的人脸中比较常见。

“最明显的迹象是虹膜的不规则形状,”托马斯说,“在推特缩略图中,这张个人资料图片看起来相当令人信服,但当我将其全屏弹出时,顿生质疑。”

托马斯随后咨询了分析公司Graphika的调查主管本•尼莫(Ben Nimmo),他注意到电脑生成人脸的另一个迹象。

托马斯说:“他和他的团队发现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你把这些图像层层叠加,眼睛就会对齐。”“他用这张照片做了这个,双眼重叠。”

阿斯彭的其他部分身份显然是从网络上四处窃取的。阿斯彭的脸谱页面创建于今年8月,只有两张来自他“新房子”的照片,这两张照片来自于旅行网站Tripadvisor上的点评。“台风调查公司”的标志剽窃一个数字扫盲非营利组织台湾事实调查中心(Taiwan Fact-Checking Center)。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大纪元参与炒作由虚假曝料者捏造的拜登丑闻

阿斯彭在“领英”(LinkedIn)的个人资料中称,从2016年到2020年,他曾在一家名为瑞士安全解决方案(Swiss Security Solutions)的公司工作。瑞士安全解决方案公司否认曾雇用过任何名叫阿斯彭的员工,并称发现了另外两个假装为该公司工作的虚假账户。

“马丁·阿斯彭从来不是瑞士安全解决方案的特约人员或工作人员。我们不认识这个人。根据我们开发的“听证软件”(Due Diligence Software)显示,这个人在瑞士并不存在。”瑞士安全解决方案负责人Bojan Ilic同时补充道,该公司已经向“领英”举报了这份个人资料。


人工智能生成的假面孔

计算机生成的面孔已成为美国总统大选前大规模造谣行动的主要内容。去年12月,脸谱摧毁了一个由电脑制作的、与《大纪元时报》相联系的虚假账户网络组,删除了600多个与这次行动有关的账户,这些账户推送支持特朗普的信息,甚至还担任一些脸谱群组的版主。《大纪元时报》美国版出版商斯蒂芬·格雷戈里(Stephen Gregory)否认与这些账户有任何关联。


上个月,脸谱又删除了一批源自中国和菲律宾的电脑生成的个人资料,其中一些人发表了反对特朗普的帖子。


斯坦福大学互联网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的研究人员蕾妮·迪雷斯塔(Renee DiResta)指出,用计算机创建身份在造谣活动中越来越普遍,部分原因是这些很容易实现。


迪雷斯塔上个月帮助调查了一系列与保守派非营利组织Turning Point USA有关的人工智能生成的面孔,他说,计算机生成的个人资料图片可以用来“建立一支假造的军队”,人为地支持某项任务,或者使“造谣行动更难发现”。


迪雷斯塔说:“调查人员要了解正在传播的故事,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这些账户是否真实,他们是否真实。”“如果他们使用的是素材照片,这就证实了某些不诚实的事情很可能正在发生。但通过使用人工智能生成的脸,你就可以保证不会在互联网上其他地方找到那个人。”


修正(美东时间20201030日上午11:19:这篇文章的早期版本错误地陈述了克里斯托弗·巴尔丁在越南富布赖特大学的职务。截至周四下午,校方将他列为目前在职人员,但随后发表声明称,克里斯托弗·巴尔丁曾是该校一名教授,但截至2020年9月10日他不再是该校的雇员。

作者:dongdong 录入:dongdong 来源:转载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小世界华人新闻|小世界新闻社区(bbs.worldsmal.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1774208575 站长QQ:1774208575@qq.com 000
  • Powered by laoy! V4.0.6